端檐

那年的西安,山上烟雨山下柳,身前木石身后楼~

每一次遇见你。
每一次路过你。
每一次将要告别才迟来的问候。
转眼冬雪叠旧春风,你叠老我。

那把提琴灌满了我整片的星空,只为某天能有一段旋律点亮你心上永夜无光的角落。